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奇人码王高手论坛1尾中特 > 正文

奇人码王高手论坛1尾中特

  • EDG夺冠后核心选手李炫君妈妈:我知道他不可能放弃

    时间:2022-01-14

  •   “我们是冠军!”北京时间11月7日凌晨,全国各地,学校、小区、广场和朋友圈里都出现了为EDG战队胜利欢呼的声音,因为他们拿下了英雄联盟S11全球总决赛的冠军奖杯。

      在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的一间屋子里,十来个李炫君的亲人朋友纷纷击掌相庆。李炫君是EDG战队上单选手——上单为英雄联盟比赛中的上路位置,也是该战队的三个核心之一。

      2013年,李炫君14岁,初中三年级,妈妈陈春丽把他送去了上海战队基地。那时,陈春丽觉得无奈、怀疑。8年来,陈春丽从不知道什么是《英雄联盟》,到变成电子竞技比赛观众,她开始理解了儿子的决定,以及他当初的诺言,“我一定会打出好成绩。”

      钱江晚报·小时新闻近日连线上了这位母亲,电话里陈春丽一直沉浸在喜悦和骄傲的情绪中。

      夺冠的凌晨,很多朋友都给我发来祝贺。我没忍住,不想低调了,发了条朋友圈,祝贺儿子夺冠,每个人都给我点赞。

      从君仔(李炫君)去冰岛以后,我就一直在看比赛,君仔的同学专门帮我下载了直播软件。我也在浏览器上搜了一下他们的对手,当时EDG刚进四强,其他战队都拿过S赛冠军,有人说他们这是被六个冠军围着打,我心里真是好紧张。

      他去了冰岛以后,每场比赛结束,我们都会互相发几个表情包,都是加油、真棒之类的,很有默契。我会看君仔的比赛,不过都是在网上看。看了这么多年,也慢慢能看懂比赛了。

      只有一次是在现场观看。大概是两年前,我去重庆旅游,刚好碰到君仔在重庆比赛,这才去看的。现场的气氛真是不一样,我身边的年轻人都是他们的粉丝,好嗨啊!粉丝还知道我是君仔的妈妈,小姑娘和男孩子都来找我合影。

      君仔被叫做“圣枪哥”、“天才少年”。那应该是2015年了,君仔去深圳打比赛,正好是礼拜天,我开车去深圳看君仔,但第二天还要上班,所以比赛现场我没有去。那次比赛结束后,我看到网上有人给君仔取这些绰号了。

      《英雄联盟》这游戏,我自己没有玩过。我不喜欢游戏,也不会去玩,为了君仔去看比赛已经是极限了。

      君仔读初二时的春节,他第一次和我提出想去全职做电竞。那时君仔的说法是,他不想读书了,他想去打游戏。

      我有点着急了,找了我的闺蜜帮我劝劝他。我闺蜜家和我家关系很好,她有一个女儿,我们都把彼此的孩子当亲生的对待。结果过了一段时间,闺蜜和我说:“你也别太反对了,要不就让他去试试吧?”我哭笑不得:“你们到底是帮谁的?”

      我第一次被君仔的班主任叫去学校谈话,班主任和我说,君仔晚自修总是在睡觉,问他是不是在家没怎么休息。我就把君仔的想法和班主任说了,希望能让班主任劝住他。

      结果班主任劝了君仔两回,也反过来劝我:“你就让他试试吧,碰壁了他就会回来了。我可以帮他办休学,保留他的学籍。”

      一直到那年的9月28日,君仔特别正式地找我谈话,他和我说:“我知道你的想法,你希望我过上好一点的生活,但我想过自己的人生规划,我真的找到了我的人生目标,我一定要去!”

      去上海,我还是抱着怀疑的心理。君仔他们的基地在市中心一栋楼的顶层,是一套复式,楼下是训练的场地,楼上是宿舍和生活区。

      迎接我们的负责人四十来岁,很真诚地和我说:“特别感谢你。我们都没想到他真的能来,因为他实在是太小了,才14岁。”负责人一边带我们参观,一边给我解释,什么是《英雄联盟》,什么是电子竞技,还强调他们是正规俱乐部,不是拐骗小孩也不是传销。

      我看了一下他们的宿舍,两个人一间,也有人负责卫生清洁,还可以。负责人邀请我住下来,想住多久都可以,就和君仔一间房。

      君仔嘛,他一进基地,第一件事就是冲到训练区,打开电脑。用了一会儿,君仔就和我说:“妈妈,我很喜欢这里,你回家吧。”所以我也就住了一晚上,第二天就回家了。

      其实在基地,我看到君仔的眼神,我就知道,他不可能放弃了,不会再回来继续之前的生活。君仔就是这样的人,不达到目的不罢休。那时我就不再期待“等他碰壁了回家”这样的事发生了。

      我回到江门以后,差不多一个礼拜给君仔打一次电话。君仔总和我说他在训练,挺忙的,如果有事会主动给我打电话。

      后来君仔主动给我打过两次电话,第一次,是他的队友发烧了,他问我该用什么药,拜托我帮忙寄一些常用的药。

      第二次,是11月初,君仔特别高兴:“妈妈,我拿到工资了,我有第一桶金了!”我问他有多少,君仔说有四千多,我和他说:“比妈妈的工资都高!你就加油吧!”

      君仔去了俱乐部以后,除了我送他去上海时给了他两千元现金,他再也没问我要生活费。

      关注了电子竞技后,我知道君仔他们这样的选手是吃“青春饭”的,职业生涯不长。我也问过君仔,以后想做什么?他说他自有规划。

      从君仔身上,我感觉到,我们真的需要花多点时间陪孩子,去了解他的兴趣,还有他的能力。有天赋的孩子,大人可以让他们尝试一下;但如果孩子只是单纯沉迷游戏、网络,大人也要引导孩子放弃。

      这八年,我觉得君仔变得成熟了,会关心人了。春节的时候,君仔总是主动给长辈们包红包,对谁都很好。我挺欣慰的。

      现在电子竞技进了亚运会,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多多理解和支持这项运动。我也不知道君仔会不会参加,我还挺期待。如果君仔能够参加,我一定要来杭州看他比赛。